啊啊啊不行了,你胸真大水真多真紧_不要再深一点好爽

表姐脸上一红,推开她的手。

去你的,我才没有。

蓉蓉笑眯眯的说:女人都有这种时候,你害什么臊啊。

她歪着脑袋说:晴儿你说怪不怪,我的之前挺小的,被我对象成天揉来揉去的,现在变大了好多,这也太神奇了。

别说了,赶紧洗吧,我妈等我拿衣服回家呢。表姐尴尬的说。

急什么,咱再聊聊。蓉蓉问她:你说你这么久了连个男朋友都不找,没男人的时候怎么解决那事儿?

表姐有些羞涩,也没说话。

蓉蓉急了道:嘿,我说这儿就咱俩,你跟我有什么说不得的。

3

知道了。表姐脸一红说:还能怎么办,不就是黄瓜茄子,还有棒之类的。

我锤子!

躲在树后面的我一听这话,差点儿一个咕噜没滚出来。我还以为表姐是个石女呢,原来她也有,也会寂寞,也会想男人。她都会用这些小玩意儿了,这么说来,那天晚上我摸她的时候,她会不会其实并没有睡着,只是在享受我的爱抚呢?如果我最后没有做到那么过分的一步,她会不会也不会揭穿我?

我靠!

我正在痛定思痛,就听到蓉蓉很震惊的说:我的妈啊,黄瓜茄子那么大也成?还毛毛躁躁的。一听这话,我就知道她平时铁定没少被男人滋润,黄瓜茄子啥的她怎么看得上眼,肯定不如男人那玩意儿好玩儿。

表姐继续说道:肯定成啊,粗的大的才舒服,男人的能有那么大吗?你要是怕毛躁不干净,做安全措施就没事了。

我被表姐这话雷得里焦外烂,就听到蓉蓉问她:你从哪儿学的这些东西?

表姐说:网上啊,网上这些知识多了去了,而且我是学护理的,肯定知道啊。

蓉蓉哈哈大笑。

她说:晴儿,你也老大不小了,女人该享受就享受,跟男人做多爽啊,何必为难自己。

表姐摇摇头。

我得留给未来的老公。

听到这里,我就知道表姐是个好女人。在现在这个社会,女人二十岁了还是处子的少之又少,她宁愿去玩儿黄瓜茄子也不玩儿男人,我对她越来越有感觉了。我悄悄的摸索到另外一边,更近距离的欣赏面前的春色。

我现在这个位置刚好,能清晰的看到她们雪白的肌肤和挺拔的酥胸。我瞪大眼睛盯着她们平坦的小腹,女人那神秘的三角地带若隐若现,看得我血脉喷张。那修长嫩滑的玉腿圆润而充满魅力,好像男人下面的玩意儿插进去的话就要顷刻之间被夹断似的。

好美,太美了!能同时看到两个女人赤条条的身体,我的呼吸也不由得急促起来。这个时候,蓉蓉问道:你啥时候结婚?

表姐说:不急,我才二十,城里姑娘都不得二十四五才结婚啊。

蓉蓉瞪她道:咱跟城里人咋比,晴儿啊,要是你再不找对象的话,以后可就没人要了。

表姐说:放心吧,有人要我的。

我藏在树后面正惬意的欣赏春光,听到表姐这一说,我的心凉了半截儿。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表姐马上就有男朋友了?想到这里,我身子一个趔趄,手肘不小心撞在树干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后山本来就安静,我跟她们又不远,声音就像是放鞭炮似的,顿时惊动了她们两个。

谁!

表姐瞬间反应过来,两只手捂着要紧部位,快速朝着这边看过来。

尼玛!

表姐这一声差点儿没把我心脏吓出来。我躲在树后,幸亏那树粗壮,她们一时半会儿发现不了我,但我心里就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怎么回事?蓉蓉问表姐。

表姐说:好像有人偷看我们洗澡。

什么,那岂不是咱刚刚说的话都被听到了?蓉蓉恨得咬牙切齿的,一双眼睛恶毒的盯着我这边。

我早说了外面洗澡不安全,你非要来。表姐也急着说:赶紧穿衣服。

此时此刻,我连大气都不敢喘。除了这棵树,附近都光秃秃的。我这要是出去,铁定被她们一顿暴揍不可,所以我祈祷着她们会因为害羞离开,也好放我一马。

可我想多了。

很快,她们穿好衣服,朝着我这边走过来。

刚刚是谁躲在那里,赶紧出来,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蓉蓉脾气泼辣,现在更是大吼大叫,大有一副跟我不死不休的劲头。

她的声音就像是催命符一样,让我浑身战栗。怎么办,我要不要出去?我忐忑不安,心里也一个劲儿害怕。

偷看女人洗澡这种事情任谁听了都不齿,如果被大家知道了,恐怕变得声名狼藉都是小事,要是变成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就惨了。而且我之前还偷摸偷看表姐,再加上这回,不知道她会怎么看我。

我不敢出去。

这个时候,我听到表姐说:你如果老实出来,跟我们认错就算了,我们不希望把这事儿闹到村里去,对我们都不好。

表姐还是挺通情达理的,我正想硬着头皮出去认错,就听到蓉蓉狠狠的说:跟这个狂有什么好说的,他就是个败类,我要让全村人都知道他是个什么德行。

我靠,这是逼我!

听着蓉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心里咯噔直跳。我把T恤脱下来,罩着头,大吼一声冲了出去。蓉蓉分明没想到我会来这招,忙把身子一让躲了过去。

听到表姐和蓉蓉在后面大声叫我站住,我心想鬼才站住呢,只有我这么聪明能想得出这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