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公车高H同桌骗我去他家塞冰

我慌了,我的维纳斯女神,我的美女上司,怎么突然就哭了,看着真让人心疼。

我不知该如何安慰蓝月,只是用手拍着她的肩膀。

蓝月似乎还没醒酒,突然顺势趴在我腿上,继续发出压抑的哭泣,肩膀剧烈抖动。

顿时,我全身的血液快速奔涌,不由浑身颤栗,拍蓝月肩膀的手不由变成了抚摸。

隔着薄薄的一层丝缎,摸着蓝月光滑的身体,我感觉自己的体内就要爆炸。

蓝月的哭泣听得人心如刀绞。

一阵不可遏制的冲动袭来,我鼓足勇气,突然一把搂住蓝月的身体,抬起她的头,接着就吻住了她火热的唇……

蓝月似乎还处在迷醉的眩晕中,眼睛没有睁开,任凭我对她动作。

我大脑一片空白,一片混沌,边亲边两手乱摸,忙乎一阵之后,抱起蓝月就往卧室走。蓝月没有反抗和拒绝,一只胳膊勾住了我的脖子,这无疑又鼓励了我。

一切都是在仓促之间发生的,来得如此突然,却似乎又顺理成章。

暧昧的夜,迷醉的人,弥乱的心。

在蓝月柔软宽大的床上,本能让我肆无忌惮,我迫不及待一把扯下蓝月的,粗暴地分开蓝月的大腿,挺枪跃马就想直捣黄龙。

可是,在这关键的时候,我却变得异常窘迫。

我不知道该怎么进入,不知该插哪儿,一下子卡住了。

我对男女之事一无所知,萍儿是我青梅竹马的恋人,也是从初中到高中的同班同学,又一起考入江城大学,只不过我在中文系,她在外语系。

我和萍儿从没有过男女之事,虽然我多次想要,但萍儿坚持要留到洞房花烛那夜。

就在我狼狈无措,急地满头冒汗,柱子哥东冲西撞无从进入的时候,一只柔嫩的芊芊玉手伸了过来,握住了我粗大坚硬的柱子哥,引导着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润紧致的所在……

似乎一切都是命运之神的安排,我的第一次没有给青梅竹马的萍儿,却给了刚认识不到一周的美女上司蓝月。

那一夜,开启了我生命中新的一页,在这个比我大10岁的成熟身上,我从一个青年变成了男人。

那一夜,第一次品尝到女人的新鲜和刺激感,让我极度兴奋。我终于知道,原来世上竟然有如此妙不可言的事情。在蓝月温柔的怀抱里,在蓝月白皙娇嫩的身躯上,我奋力冲撞,陶醉迷醉沉醉其中,不知疲倦,不能自拔,向蓝月的娇躯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和倾泄,在蓝月身上发泄着积蓄了20多年的本能和火力,直到天色微明时才一头栽倒在蓝月身边,沉沉睡去。

我睡得一塌糊涂,甚至没有做梦。

等我醒来,身边没有了蓝月,紧闭的窗帘透进一丝亮光,天亮了。

我惶然坐起,蓝月早已穿好衣服,坐在床边的单人沙发上,目光沉静,正入神地注视着床头的一幅画,神色有些发怔。

看着蓝月淡静的眼神,看着凌乱的床单,我明白昨晚自己和蓝月发生了什么。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份,突然感觉很局促很狼狈,我忙穿衣起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