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车上拨开进入下面开啤酒盖真的吗

又欠了五十几万。我妈怀着二胎快临盆的时候,讨债的人找上门,强横的将躲债的继父抓了出去,隔天被扫大街的大爷发现冻死在小胡同里。

继父死的时候满身酒气,大家都说他是喝醉后睡着了冻死的,可我们家都知道,继父脚筋被人挑了,是被害死的。

自那以后,追债的人时不时的上门闹一闹,母亲一边照顾刚出生不久的小君,一边打工赚钱还债。我也边打工边上学,好在年年都能获得奖学金,学业倒是没耽误。

都说屋漏偏逢连夜雨,生活过成这样已是举步维艰,我大学毕业的第一年,十岁的小君又被查出得了白血病,需要昂贵的治疗费用。

这一噩耗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妈如遭重创,一。

所有的重担都压在我的身上,一时间只觉得人生如此绝望,没什么活下去的动力了。

也正是那时候,我认识了林清明。

林清明大我五岁,英俊帅气,事业有成。他的出现仿佛一道光照亮了我晦暗的人生,他是参天大树,替我遮风避雨,给我温暖。

林清明替我家还了所有的债务,又主动担负起小君的治疗费。他温柔,浪漫,有才,帅气,是个难能可贵的如意郎君。我配他,属于飞上枝头做凤凰。

我们在两方亲友的见证下举办了一个温馨的婚礼,婚后我们也很幸福,唯一让我有点不安的就是我们并没有领证。

起初我还时长催促林清明和我一起去民政局登记,可他是干工程的,工作太忙,经常出差在外。一年有大半的时间在外面,偶尔回来一次也是半天待不了就得走。

我最好的朋友姜雅雅对我说:“安妮,男人久不回家,十有是在外面养了小的了。”

这句话就在我心底扎了根,抽枝发芽,不断生长。

一旦你开始怀疑一个人,他所作的任何举动都变的可疑起来。

九月末一个阴雨连绵的下午,在接到姜雅雅的一个紧急电话后,我扔下打扫一般的屋子,穿着睡衣趿拉着拖鞋就跑出了家门。

我在蓝盛大厦的楼下看到了我的丈夫,对我说去厦门出差了的丈夫,此刻正搂着一个身姿曼妙,气质出众的女人从商场的旋转门走出来,有说有笑的。

那俩人站在一块,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路过的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我在低头看看自己,连冲上去质问的勇气都没有。

那一刻拍打在我身上的雨滴里似是藏了针,根根埋入肉中,刺入肺腑。

全身都痛,痛彻心扉。

姜雅雅把抖成筛子的我紧紧的抱在怀里,说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

当晚我高烧将近四十度,一个人躺在空荡冷清的家里,仿佛死了一样。

半个月后林清明“出差”回来,进门第一件事先把我抱起来转个圈,在我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宝贝,有没有想我?”

我熟练的露出练习了半个月的开心笑容,搂着他的脖子说:“想,想的心都要碎了。”

林清明满意的在我嘴唇上狠狠的啄了一口,然后唇瓣沿着嘴角滑进了我的脖颈,呼吸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