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奶好大那么白给我吃一口巨大在花唇上滑动然后挤进入

韩小萍一脸的焦急,走路的姿势也有些奇奇怪怪的。

可能是着急赶过来,也没换个衣服,身上穿着那短短的睡裙,职能勉强遮住半个。

那浑圆翘挺的臀部随着韩小萍走路的姿势一甩一甩的,看得老姜的小腹一热。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就想起了自己做梦的时候把韩小萍按在床上,扶着她从后面做那事儿的场景。

刚走到老姜身边,韩小萍直接一把抱住了老姜的胳膊:“姜叔,求求您了,您可千万要救救我!”

一边说着,胸前的柔软在老姜的手臂一个劲儿的蹭着,搞得老姜心里像是被猫爪子挠一样,下身一下子就有了反应。

而且韩小萍的睡裙领口很低很低,老姜只要稍微侧过头,就能看到韩小萍胸前那深深的沟壑。

“没事没事,来,小萍你先坐下,怎么回事?放心跟姜叔说。”老姜定了定神,指了指旁边的凳子。

虽然他很想让韩小萍一直这样抱着自己,但老姜身为长辈,再怎么也不能让她发现自己偷看啊!

“姜,姜叔,我不能坐!我,我能躺床上么?”韩小萍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什么?躺床上?你到底怎么了?”

老姜也是愣住了,治病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活蹦乱跳跑来的病人,主动要求躺床上治病的!

韩小萍委屈的看了看老姜,有些难为情:“姜叔,我说了您可千万要给我保密啊!”

“放心吧,你姜叔我治病这么多年,妇科病也治了不少,你见过哪个被我治好的女人嚼过我舌根子?”老姜皱了皱眉,故作生气。

“是是是,我知道姜叔您最好了,对不起嘛,我也是急坏了!”韩小萍连忙到了个歉,还一瘸一拐的走到门边,把门给关上并上了门。

看到这一幕,老姜也是纳闷了,这看什么病还得把门给锁上啊?

关好门以后,韩小萍再次来到了老姜身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姜,姜叔,我那什么,黄瓜断里边取不出来了!”

“啥玩意儿?黄瓜断里边了?什么里边?”老姜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心里却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小萍你说清楚,什么黄瓜断了?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哎呀姜叔,就是,就是,黄瓜断在里面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