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致挺入蘑菇头_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

他现在想着自己穿着白大褂,然后对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女孩做着这种事,一时之间兴奋不已。

 

是是是啊。李悦震惊的点点头,刘大爷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自己真的病的不轻。

 

 

老刘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看来是没错了,你现在这个病已经被转移到这里,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快将里面的东西排出来。

 

 

你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被我这样弄着肯定会有感觉,老刘心里暗喜。

 

 

我们加快吧。老刘面上十分正经,借着治病为由,将手堂而皇之的伸进李悦衣服中,开始挤按起来。

 

 

嗯~谢谢,大爷。在这样双重的冲击下,李悦不自觉的叫了出来。

 

 

现在的李悦对男女主是确实是一窍不通,被老刘这样袭击还没有一点防备之意,反而觉得害羞,真以为是在治病。

 

 

可能这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触碰,她感觉自己身体像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难。

 

 

小悦别见怪,大爷这也是为了治病,免得你涨得难受,为了更快的将东西排出,我们只能这样,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老刘敏感的察觉到李悦有些排斥,为了不让她反感,老刘耐着性子给她解释一番,减慢手上的动作,温柔的着她的肌肤。

 

 

本来李悦确实有些疑惑,我下面生病怎么还要抓我的,现在被刘大爷这样一解释就全明白了。

 

 

搞了半天的是自己想多了,刘大爷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处处在为我考虑。

 

 

我明白大爷是为我好,你再快点吧,我忍受得住。现在的李悦已经被刘大爷弄得大脑一片空白,而且刘大爷动作越快,她就感觉越舒服。

 

 

老刘眼瞅着李悦一副情动的模样,可把他给高兴坏了,那双长有老茧的手在李悦身上游走着,柔软的触感一下一下的冲击着他的神经,以及最后一丝理智。

 

 

不愧是没干过活的小丫头,这皮肤摸起来就是跟那些妇人不一样,摸着真舒服。

 

 

老刘享受着自己的手摸到的触感,不一会就听见李悦因为可望被挖掘出来而发出的声音,这种声音有种魔力,将他整个人都漂浮起来。

 

 

再看看李悦现在,被老刘着,开始憋得满脸通红,难受得要命,可现在,大概是被刘大爷的给引起了内心深处对那事本能的渴望,竟然变得舒服起来,开始配合着刘大爷的手对自己的。

 

 

李悦觉得自己像被一根火柴点燃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一种无法描述的东西也跟着感觉出来了。

 

 

大,大爷,你看看,是不是那个东西出来了?

 

 

老刘压制住自己的渴望,心中有些激动,李悦竟然在自己手中泄了身子。

 

 

没错,是出来了,看来我的手法相当管用。老刘擦擦手,目光死死地盯着李悦的身子,只不过还没有完全出来,这东西哪里是一次就能治疗好的。

 

 

还没出来完?李悦一听还有东西在自己身体里,被转移了注意力的李悦,完全忘记现在还没有提上裤子,她斟酌片刻,那大爷,你能再帮我排排吗?

 

 

老刘眼珠子一转,自己都这样弄她了,她还愿意相信自己说的话,而且一点异常都没发现,自己现在难受的厉害,看来要来点实弹了。

 

 

那是肯定要帮你清除干净的,就是大爷现在有点累了,你坐在大爷腿上,大爷给你好好治治。

 

 

成,没问题,谢谢大爷。

 

 

现在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李悦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焕然一新,对刘大爷更加没有了戒备之心,便主动朝老刘身上坐去。

 

 

然而就在李悦背对着老刘的时候,眼看着她就要落在老刘腿上,头脑发热的老刘竟然悄悄的将裤子解了开来。眼瞅了,两人就要身体就要有了接触。

 

 

却没想到就在这一瞬间,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刘大哥,你这大白天不开门看病,关门干啥?王然好奇的看着这紧闭的大门,她感觉这几天身体不舒服,准备来老刘这开两副药。

 

 

这可苦了刘为民这好不容易要到嘴的肉就这样被打破。

 

 

李悦对这个男女之事确实懵懵懂懂,但是也是知道廉耻,如果被人看见她这幅模样,肯定是不行的。

 

 

小悦没事,咱这是看病,不着急,穿好后出来就行了。老刘乘着李悦愣神的空档将裤子穿好,然后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

 

 

李悦点点头,红着脸将裤子穿好。

 

 

这有人来拿药,这事儿是做不成了,老刘摸摸李悦的脑袋,我们已经成功一半了,别担心,这件事我们都保密,下次你再来找大爷帮你。

 

 

好,我下次再来找你看病。李悦感激的看着老刘,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老刘将诊所的门打开,让王然进来。

 

 

我说这怎么回事,原来还有病人啊刘大哥。王然看见李悦跟着刘为民从里面走出来,也没多想。

 

 

是啊,小姑娘身体不舒服,我给看看。刘为民说完还对着一旁的李悦嘱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