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他顶着她每走一步就重重

这……这是……

 

刘翠花的俏脸顿时如同被火烧一般羞得通红,嘴里支支吾吾一时压根儿说不出话来……

 

 

原来这东西是刘翠花托人在城里买的宝贝,说是放那地方能让女人舒坦,今天下午刚拿到手的,她自然迫不及待就尝试了起来……

 

 

偏偏刚开始弄,陈兴就来了,情急之下,那玩意儿又卡在了里头一时取不出来,外面陈兴叫的急,她只好去开了门……

 

 

谁知道最后却搞成了这样,刘翠花满心羞愤,走过去就想去把那玩意儿捡起来,可她的手刚刚伸到一半,斜刺里忽然探出一只手来,一把就将那玩意儿给捡了起来……

 

 

陈兴!他一时倒也没认出这玩意儿到底是啥,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这东西是从刘翠花的裙子底下掉出来的,就是傻子也能猜到这是干啥的……

 

 

伸手一摸,那玩意儿上沾着的液体黏糊糊的,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一想到这东西很有可能是从刘翠花那地方掉出来的,陈兴的心下又是一热,竟是生出了几分兴奋的感觉……

 

 

陈兴,快把那东西还给我!刘翠花虽然心下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脸上却还是装出了一副镇定的模样,伸手想要把陈兴手里的那玩意儿给夺过来。

 

 

陈兴一抬手,却不给她,反而嘿嘿一笑问道:翠花嫂子,我看这东西挺精致的,是用来干啥的啊,你快给我说说!

 

 

刘翠花的脸更红了几分,却偏睁着眼睛说瞎话:没,没啥作用,就是一个器,瘦瘦肚子啥的!

 

 

瘦肚子?!陈兴嘴角一勾,渐渐站起了身子:翠花嫂子,你就别骗我了,要真是瘦肚子的话,这上面的水是哪儿来的啊?

 

 

刘翠花一下子就急了:快把东西还给我,要不然我可真生气了!说着,她冲上来就又想来抢。

 

 

可她身子才刚冲过来,陈兴一转身,竟是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径直把她给摁在了旁边的墙上……

 

 

突如其来的动作,把刘翠花给吓了一跳。

 

 

陈……陈兴,你……你要干啥?

 

 

我要干啥?陈兴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坏笑,身子也是一点一点地朝着刘翠花靠了过去。

 

 

第一次离刘翠花这么近,鼻间都能闻到她身上那浓烈而不刺鼻的香水味,视线稍稍下移,就能看见刘翠花那身前的鼓囊上下起伏,美不胜收……

 

 

陈兴的心下一热,眼前这个女人一向都瞧不上自己,觉得自己只是个穷小子,都不配和她这样的人多说几句话,平日里更是对自己颐指气使的,他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怨气。

 

 

此刻刘翠花的把柄被自己捏在了手里,他哪里还会放过这个女人,嘴角一勾,陈兴的一只手就朝着刘翠花的鼓囊上按了去:翠花嫂子,你真以为我啥都不懂么?

 

 

啊!眼看着陈兴的手已经快要伸到自己的鼓囊上,刘翠花的脸色顿时一变,失声尖叫了出来,可是她的身子都被陈兴按在了墙上,一时间压根儿躲闪不开。

 

 

一点一点,陈兴的手终于按在了刘翠花那诱人的鼓囊之上,手掌微微一用力,那种柔软的舒坦感觉出来,令他心下一阵暗爽……

 

 

陈兴自然是舒坦,可刘翠花却气的全身都开始发颤了起来。

 

 

她可从来就瞧不上陈兴这个一穷二白的小兽医,在她眼中,陈兴这样的家伙就连自己的狗都比不上,可是此刻,自己的那地儿却被这小子把玩在了手中,那种被羞辱的感觉,几乎快要让刘翠花气炸了!

 

 

她浑身发颤,咬住牙齿,使劲挣扎,却咋样都无法逃脱陈兴的手。

 

 

眼看那地儿被陈兴百般玩弄,自己的身子竟是都开始起了异样的反应,刘翠花心头终于害怕了起来,她咬牙喝道:陈……陈兴!你,你住手!这事要让你狗子哥知道了,他非杀了你不可!

 

 

可谁知,一听见这话,陈兴的手不但没有停下,反而更加用力地往她的衣服里伸了去……

 

 

恩——

 

 

完全肌肤相贴,陈兴的动作粗鲁而又强势,这样乍然的袭击,终于是让刘翠花身子一软,小嘴都是微微张开,发出了一声诱人的低吟……

 

 

她本来就想男人了,虽然打心底瞧不上陈兴,可是身子的反应却很老实。

 

 

不但没有再挣扎了,反而还细细感受着陈兴那只手在衣服里头的动作,那地方不自觉地就有了感觉……

 

 

但是她脸上却还是装着很抗拒,依旧咬着嘴唇嚷:陈兴,你……你住手,不然,我,我就叫人了……

 

 

这一下,陈兴竟真的停了手。

 

 

刘翠花一愣,抬起头来,只见陈兴一脸的坏笑,伸手一指她腿边流出的东西:翠花嫂子,你咋还撒尿了,是不是想男人了啊?

 

 

陈兴可不是傻子,现在他已经彻底搞明白了,女人要是想要和男人折腾了,那地方就产生这样的反应,之前在自己家里姚婶子是这样,现在这刘翠花也是一样……

 

 

刘翠花脸色微变,咬了咬牙,一时说不出话。

 

 

陈兴看到了刘翠花的转变,再不犹豫,趁着刘翠花愣神,他一把就扒拉下了自己的裤子,那大家伙顿时就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刘翠花一惊,正要叫唤,但是当她的视线落在陈兴那家伙上,却又一下子愣了神,这……咋会这么大呢?这样大的家伙,几乎是张狗子的两三倍了,要是这玩意儿倒腾进自己那地儿,那还不舒坦得死去活来啊……

 

 

饶是刘翠花刚刚满心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