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腿打开一点我进不去&宝贝把腿张开好深一点h

就在欧阳明发呆的时候,沈婷扶着徐梦洁又走回了客厅。

欧阳明看了看那时间,已经是晚上了,因为徐梦洁受伤,三人都还没有吃饭。

文学

两个少女好像两只嗷嗷待哺的雏鹰,可怜兮兮的看着欧阳明。

教练,有点饿了……徐梦洁有气无力的说道。

得!徐梦洁受伤了肯定做不了饭,沈婷肯定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指望她们是没希望了,欧阳明只好自己下厨。

看了看空荡荡的冰箱,欧阳明嘴角开始不停地抽搐,他开始怀疑自己到底该不该留在这里给她们做饭。

匆匆出门,买了点菜回来。

在两女期待的眼神中,欧阳明做好了晚饭,徐梦洁闻着厨房里传出的香味,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吃过晚饭,沈婷抢着帮欧阳明洗碗,在厨房里,欧阳明总觉得沈婷看他的眼光怪怪的,而且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沈婷的小白兔经常会摩擦到他的胳膊。

但是在她打碎了两个碗后,欧阳明把她撵出了厨房。

等收拾利索,欧阳明刚准备回家,外面就开始电闪雷鸣,倾盆大雨顷刻间落在了地上。

徐梦洁看了看外面的天气,又看看了欧阳明,犹豫片刻,跟欧阳明说道,教练,要不然你今晚就住在这里吧!

说完,就把头埋在了沈婷怀里,她家里可从来没留过男人过夜。

欧阳明点了点头,外面这么大雨,他肯定是回不去了。

终于熬到了晚上睡觉,欧阳明躺在客房的大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今天经历的事情已经让他疲惫不堪。

徐梦洁跟沈婷却很精神,两人叽叽喳喳聊到很晚,徐梦洁才进入梦乡。

半夜,徐梦洁被床的晃动吵醒,转头发现沈婷的被窝里有亮光透出来。

徐梦洁好奇的掀开了沈婷被子,发现沈婷正带着耳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身体正在不停的抖动。

沈婷察觉到了徐梦洁的动作,赶忙关掉了手机。

你怎么还不睡?徐梦洁关心的问道。

沈婷把手机递给了徐梦洁,徐梦洁打开一看,视频里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正赤身躺在那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徐梦洁脸瞬间变得通红, 这两个人怎么能不穿衣服。

沈婷奇怪的看了看徐梦洁红透的脸颊,你没看过这种电影?

没…….徐梦洁把头埋进了被子里,小声回答道。

沈婷睁大了眼睛,没想到自己的闺蜜这么清纯。

在沈婷的指导下,徐梦洁忍着内心的羞涩,看了人生中第一部。

观看的时候,沈婷的小手不老实的攀上了徐梦洁的高耸,徐梦洁一哆嗦,拍掉了沈婷的小手。

你要干嘛?

你看你的就行了!

徐梦洁想了想,没再说话,反正她跟沈婷之前也一起睡过觉,全身上下没少让沈婷摸,闺蜜之间,她也没想太多。

手机里的电影好像有魔力一样吸引着徐梦洁的视线,耳机里传来的声音让她的身体不安的扭动起来,她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想要从身体里出来。

沈婷看着徐梦洁样子,也没说话,白嫩的小手在徐梦洁的娇躯上不停的游动,慢慢的滑向了徐梦洁的神秘花园。

别碰,好脏……徐梦洁把住了沈婷的小手。

沈婷挣脱开徐梦洁,继续滑向深渊。

当沈婷的小手触碰到徐梦洁的神秘花园,徐梦洁觉得身体里的东西好像要释放出来了,不禁夹紧了双腿。

随着沈婷的动作,徐梦洁越来越舒服,小嘴里开始发出了轻声的娇啼。

徐梦洁的眼睛已经变得迷离起来,她的大脑已经快要停止思考了。

当电影里的女主角高亢的声音传出来的时候,徐梦洁的身体也随之松懈下来。

沈婷从徐梦洁双腿间抽出了湿漉漉的小手。

徐梦洁却又小声哭了出来。

这一下吓了沈婷一跳,你没事哭什么?

我……我怎么又尿床了…….徐梦洁抽噎着。

沈婷一听,笑出了声。

你还笑话我!徐梦洁梨花带雨的抬起了小脑袋。

沈婷叹了口气,耐心的给徐梦洁普及了常识。

徐梦洁觉得一个崭新的世界展现在自己眼前,原来这个不是尿尿。

电影里的动作只能跟亲密的人才能做,男人原来跟女人身体结构是不一样的………….

但是为什么教练要让自己帮他做那种事?

徐梦洁已经从电影里看到了欧阳明之前让她做的动作,沈婷可是说了亲密的人才能一起做的。

教练难道是喜欢我?

好害羞啊!

要是教练还让我做这种事,我同不同意呢?

沈婷看着徐梦洁一会开心,一会皱眉的表情,以为这个小妮子受什么刺激了。

你想什么呢?沈婷抓了抓徐梦洁的柔软的白兔。

徐梦洁轻轻咬着自己的嘴唇,害羞的摇了摇头,没什么,赶紧睡觉吧~

欧阳明正在熟睡,卧室的开门声惊醒了他,徐梦洁穿着一身黑色蕾丝睡裙走了进了。

小洁?你怎么还不睡觉?看着穿着如此的徐梦洁,欧阳明咽了咽口水。

徐梦洁走到床前,慢慢的弯下了腰,一对丰满的雪白映入眼帘,透过中间的缝隙,欧阳明甚至能看到那芳草萋萋的神秘。

教练,你难道不喜欢我么?徐梦洁幽怨的看着欧阳明。

欧阳明强压着内中熊熊燃烧的火焰,轻声说道,你这么可爱,怎么可能不喜欢你,都这么晚了,赶紧回去睡觉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徐梦洁根本没听欧阳明的劝说,娇躯直接压在欧阳明身上,教练……我要……

清晨的尿意憋醒了欧阳明,起身发现身边空无一人,再看看自己的裤子,欧阳明这才知道昨晚的一切原来都是一场春梦,苦笑着摇摇头,这下又要洗裤子了。

起身向厕所走去,他现在急需要排泄一些压力。

迷迷糊糊的走到厕所,刚推门进去,一阵刺耳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房间。沈婷正坐在抽水马桶上,她的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薄纱的睡衣,浑圆又坚挺的一对大白兔正隐隐约约的挤在睡衣上,下身也是毫不避讳的把丁字裤脱到了脚踝。

流氓!你进来就不会敲下门啊!

沈婷娇羞的脸上顿时多了几分怒意,但她却又像是很心疼欧阳明一般,说完这句,赶忙捂住了嘴。

不好意思,我还以为在自己家呢。

欧阳明支支吾吾的回答了一句,可满脑子却都是沈婷那副娇美的身躯,身下顿时就胀的厉害。

他没想到自己身边一个接着一个出现的都是美女,要不是碍于她是徐梦洁的闺蜜,他早就跑进去多看两眼了。

厕所门再次从里面被打开了,沈婷裹着白色浴袍,那半露在外面的红晕正好顶在了站在门口的欧阳明的身前。

教练,看够了没有啊?

沈婷半似挑逗的话语弄的欧阳明有些不太适应,正要说话,徐梦洁揉着眼睛也打开了我是的房门。

大早上的,吵什么啊。

徐梦洁还没睡醒,欧阳明可不想在他的小女朋友面前有任何放肆的表现出来,他赶忙微微的朝着沈婷摇了摇头,示意她可什么都别说,这才一头钻进了卫生间里。

没事,这不是都没睡醒撞上了嘛。

沈婷果不其然看懂了欧阳明的意思,外面声音也终于消失了,欧阳明长长的松了口气,这才把一夜的空虚排的一干二净。

等到几人都洗漱完毕,外面的天也终于放晴了。

因为徐梦洁的脚崴了,所以这几天还就不能去舞蹈教室了,但拉伸的活可一天都不能脱,徐梦洁热情的邀请了他这几天一定要到家里来,毕竟一个人在家连口吃的都没有,他怎么会放心呢。

在加上欧阳明可一直期待着能和徐梦洁单独相处,毕竟她的小手抓着老二的时候那种快感可真和刘晓晴完全不一样。

走出大门,沈婷也跟在了身后,她的脸上多了几分娇媚,柔声细语的问道:教练,我也想做你的学员,不知道你能不能也教我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还抱住了他的胳膊,胸口那两坨软肉可不停的在他的胸口乱蹭呢,一想到那对豪乳,欧阳明咕咚咽下一口口水,难不成沈婷这也是想要跟他来点爱做的事情吧?

他强装镇定的说道:你又不是艺考生,学这个干吗啊?

女孩子都喜欢舞蹈的啊,我也要学。

她嘟囔起了小嘴,那如杏仁一般大小的明眸正释放着弄弄爱意,朝着欧阳明看去,手也不自觉的拉起欧阳明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上,那软软糯糯的感觉,顿时就让欧阳明使劲的捏了几下。

讨厌,都被你捏疼了,要不你去我家看看我能练哪一种的吧,就当是你赠送的课程了,怎么样?

此刻的欧阳明哪里还有半点说话的权利,早就被汤了,坐上车子,直奔沈婷的家。

两人一到家中,沈婷就放松了下来,安排欧阳明坐到沙发上后,便进了卧室中。

很快,她就从里面出来了,她换了身衣服,很是居家,宽大的领子下一对饱满正呼之欲出,似乎欲求不满的想要欧阳明上去肆意揉捏。

她的下身穿的更加清凉,只穿了一条黑色的打,而里面穿没穿,欧阳明也看不出来了。

沈婷缓缓的靠在了他的身边,手已经抚摸到了他的大腿上,渐渐的就朝着根部游去,那丝丝滑滑的快感顿时让老二就有些冲动起来,随着抚摸微微的弹跳着,顶在了裤子上。

那……那个不是让我来看看你能训练什么的嘛。

欧阳明一想到她是徐梦洁的闺蜜,就有些不敢乱来,万一要是说出去,恐怕他跟徐梦洁连朋友都做不了。

对啊,那就开始吧,是不是要看看韧带强不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