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粗太硬不行快退出去bl_大学女宿舍的

老妹,你这是干啥!老王吓了一跳,连忙抽回手,没想到房东上来就把他给抱住了,不断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王哥,你看你这些年身边也没个女人,难道你就没有需求吗?正好人家也有些寂寞,我们互相满足一下不好吗?房东娇喘着说,居然开始了。

 

 

老王也是老当益壮,被她这么一搞,当场就有了反应,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谁知道房东眼儿尖,媚笑道:王哥你看你,身体都不老实了呢。

 

 

被她这么一弄,老王差点就把持不住了,正想扑上去的时候,脑海里却想起了姚诗晴的样子。

 

 

一想到姚诗晴青春靓丽的美貌,再对比这徐娘半老的房东,老王顿时就没了兴趣。

 

 

不好意思啊老妹儿,我有女朋友了,以后还是别这样了……老王推开了她,说道。

 

 

我咋没见过?别开玩笑了老王,你都这把年纪了还有女的看上你?房东满脸不屑。

 

 

情急之下,老王掏出了手机,给她看了一张姚诗晴的照片,炫耀道:瞧见没,这就是我女朋友,多漂亮啊!

 

 

切!房东不屑撇嘴,冷笑道,你随便在网上下载的图片吧?这么年轻好看的姑娘能看上你?你怕是得了失心疯吧!

 

 

老王懒得跟她争论,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我懒得跟你说,爱信不信!

 

 

呵,就你现在这幅模样,要钱没钱,哪个姑娘会看上你?除非是瞎了眼了!房东说。

 

 

老王顿时急了起来,你瞧不起老子,不代表别人跟你一样,省省心吧老妹儿,老子不会跟你做那种事的!

 

 

说完他就开溜了,可不想继续跟这娘们吵起来。

 

 

我说老王,你最近是脑子烧坏了吧?我可把话放这儿了,你自己不把握机会,以后可别想求着爬上老娘的床!

 

 

回到屋子里,把门关上,还能听到房东气急败坏地在屋外吼着,这让老王有些心烦意乱。

 

 

实际上房东的话算是真戳到他心窝子里去了,他现在年纪又大,又没钱,哪个姑娘能看上自己?他心里还真没底儿。

 

 

难道自己真要就这么单着过完一辈子吗?

 

 

想到这,老王不禁变得忧心忡忡起来,脑海里不断地回想起姚诗晴一颦一笑的样子,心里痒痒的。

 

 

他奶奶的,老子还就不信了,活了这么多年,难道连个小姑娘都拿不下么?

 

 

他骂了一句,心情有些郁闷,出门买了瓶酒,回到家才发现把钱包给弄丢了。

 

 

这会儿已经是半夜三更,老王暗骂了一句倒霉,走回去找钱包,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流浪汉。

 

 

哥们,你丢钱包了?流浪汉头发跟个鸟窝似的,抬头看了老王一眼。

 

 

是,大兄弟你瞧见我钱包了?老王激动,连忙点头,也不嫌他脏,凑过来问道。

 

 

以后注意点,世道乱着呢,可不是谁都跟我这么好心。流浪汉问了他几个问题,才把钱包还给他。

 

 

老王心里感激,掏出了两百块,可没想到流浪汉却不接。

 

 

想报恩?流浪汉不屑撇嘴,阴历初七那天到马王山来找我。

 

 

阴历初七,那可不就是三天之后嘛,老王心里想着,这流浪汉还真装上了,以为自己是啥世外高人不成?

 

 

他表面上答应,内心根本没想去找他。走回去的时候才猛然想起,马王山那里可不就是出了名的乱葬岗嘛?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当场就把老王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回过头望去,却发现刚才流浪汉呆的地方,哪还有半个人影?

 

 

,该不会真撞鬼了吧?

 

 

老王心里暗叫,快步回家。第二天,老王一大早就来驾校上班了,当教练这么多年,他还真少这么积极过。

 

 

可让他感到郁闷的是,姚诗晴居然没来学车。看着班上两个男学员,老王心里那叫一个气。

 

 

老王就跟被迎头淋了一桶冷水似的,对着这两个小兔崽子,也提不起教车的劲儿,让他们自由练习去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情况倒是有点改观,来了个女学员,年纪倒是不大,长相那可不敢恭维,就跟一坨大肥肉似的。

 

 

又加上天气闷热,老王愈发提不起兴趣了,整天都是懒洋洋,没啥心思教他们。

 

 

他觉得自己这是得了魔怔了,一整天满脑子想的都是姚诗晴的画面,总把他搞得心里痒痒的,拿起手机给姚诗晴打个电话又觉得不好,想了想还是把手机放兜里了。

 

 

就这么郁闷地过了一天,好不容易等到下班时间,悻悻地回到家,又遇见房东那老娘们,还不忘挖苦他:哎呀老王,咋又是一个人回家,你那年轻的小女朋友呢?不带回来让我瞧瞧?

 

 

老王心里那叫一个气,嘴硬道: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