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在农村诱奷小姑娘小说

可以啊。我脱口而出,幸福来得太突然,整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表面上却一如既往地平静,那...嫂子你先进来吧。

去我房间吧,佳佳一个人在房间睡觉我不放心。

我按着狂跳的心,跟着嫂子进了房间。

虽然嫂子以为我看不到,但还是羞红了脸。

毕竟我是个男人,还是她小叔子,这让嫂子芳心乱跳不已。

摸了摸饱胀吃痛的,嫂子咬着下唇,当着我的面,褪去了上身衣物。

嫂子平躺了下来,抿了抿唇道,可以了,你开始吧。

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紧张,我的双手有些微微颤抖,伸手一摸,嫂子的肌肤让我呼吸一紧,这手感简直太美妙了。

嗯~嫂子忍不住嘤咛了一声,脸上泛起了红晕,红唇微微喘息着,你刚刚摸的地方有点痛。

我摸了摸,发现有一个硬块,便按了一下,是这里吗?

啊~嫂子难受地皱了皱眉,就是这里。

这是奶水淤积了,我帮你疏通一下,挤出来就好了。

我摒除杂念,学着叶紫教给我的手法,用拇指、食指、中指在四周360度旋转,手不断地变换方向。

我怕弄疼嫂子,一直都注意控制力道,了一会儿,变得柔软些了。

嫂子原本微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微眯的眼眸似乎散发着魅人的气息,脸上的红晕更深了,使整个人愈发的媚态。

我浑身燥热,拼命压抑的欲火还是升腾了起来,那里涨得厉害,幸好我是坐着的,看不出什么异样,就是涨得有些难受,再这样下去肯定得出事。

我不停地默念静心咒,可手上传来的触感愈发的软绵,欲火始终降不下去。

过程中,我甚至感觉到嫂子的那里手感变了。

她起反应了,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

邪念一下子突破了我的理智,我故意轻轻挤压。

嗯~嫂子紧抿着红唇,身体轻颤了起来。

我知道嫂子快要到那个点了,她太敏感了,就算没有吸奶这个步骤也可以达到。

可我太想拥有嫂子,便故意不让她到那个点,反而加大了的刺激。

这种要上不上的非人折磨,让嫂子难受得几欲死去。

终于,嫂子忍不住开口,阿正,你,你这样弄好像不对,我有点难受。

难受?嫂子你是说这里难受吗?我猛捏了下那里,嫂子一声娇呼,那种感觉更强了,但就是达不到那个点。

不是,不是那里。嫂子小声喘息着,双眼迷离,内心深处在做着激烈挣扎。

她忽然想起那次叶紫帮她的时候,最后是通过吸奶才达到的,可他是自己的小叔子,丈夫的弟弟,要是做了这种事......

嫂子,我是不是得不好,对不起,我连这点小事都帮不了你.....

我故意松开手,一脸失落表情,动作一停,嫂子体内那种空虚感让她更加难耐,双腿间都快摩擦出火来。

紧接着,嫂子竟主动将我的手放到她身上,声音细如蚊蝇:

阿正,我听叶紫说,用嘴更容易通乳,嫂子那里好难受,你帮下嫂子......

轰地,我只感觉脑袋一震,喉咙渴得要死,嫂子,真的可以吗?

嗯。嫂子似乎也被这暧昧旖旎的气氛所感染。

闻言,我再不迟疑,就朝嫂子那里张嘴。

没想到嫂子张开双臂,竟主动将我的脸埋入其间,就像抱着自己孩子般,顿时我就被一股奶甜香包围住了。

这一刻我激动得连呼吸都变急促了,扑了上去。

同时我用上了叶紫教我的技巧,不住刺激着嫂子的柔软,不一会儿就有小股乳汁涌了出来,进入到我嘴中。

嫂子被我这么侍奉着,表情痛苦而又舒爽。

阿正,就是那里,好舒服!嫂子突然叫出声,猛地抱紧我的头,那里好涨好麻!

我看准时机,咬了口嫂子,随后双手握住一挤……那奶水一下全部出来了。

我震惊了,这次的量竟然这么猛!

啊~嫂子挺着,浑身颤抖,大概是快乐过猛,嘴里竟叫了起来,啊啊~好舒服啊~

过了好一会儿,嫂子才缓过来,只是眼神迷离看着我,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阿正,你比叶紫还厉害。嫂子的声音又柔又媚,她突然向我凑了过来,红唇轻启,你还想喝嫂子的奶吗?

她奶水还滴落着,再加上嫂子此刻这副惊人媚态,看得我嗓子一阵干渴。

我猛地咽了咽口水,想。

来!嫂子将送到我面前,柔声道,嫂子的奶水只给你一个人喝!我承认,我现在就像一个禽兽不如的野狗。

 

我忍不住的像条疯狗一样的扑上去,捧着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宝物。

白皙的皮肤显得宛如美玉般诱人,现在是哺乳期,嫂子奶水充盈的时候甚至足以让绝大多数女人灿然羞愧。

 

最最关键的是,嫂子的柔软,那空间我能从我装作无神的眼睛里面看到我想看到的一切。

 

她小脸柔红,宛如花枝一样娇颤,似乎在诉说着她的小难受。

 

快,我这里难受~嫂子后退两步,坐在床边,她背靠在床头,轻声高呼。

 

这无疑是吹响了催促我加入战场的号角。

 

我装作找不到路的说:嫂子,这是你的手吗?说着,我一边手向前,摸向那人间天堂,一边手向后,抓住了嫂子柔嫩的小脚。

 

呆子!快,过来。

 

我赶紧往前爬了几步,然后站在嫂子身前。

 

快帮我弄出来。嫂子的柔荑反过来,握着我的手腕,她很着急。

 

我不由大为吃惊,嫂子这到底是暗藏着什么玄机?怎么爆发了好一顿,现在居然又涨出来了?

文学

 

我惊喜极了。以后能喝到母乳了吗?

 

我靠了上去,然后喝起了母乳,我贪婪的感激着嫂子的恩赐。

嫂子的媚态,让我忍不住的想犯罪。

但是我紧咬着牙,我忍不住的想给我自己一个巴掌,这可是你哥的老婆!你想什么呢?她在你受伤的时候那么尽心的照顾你!

 

可是我又无法不去想,我陷入了矛盾的境地。

 

短短一小会儿,我都快饱了,我只好更加的努力,但是嫂子分明大小有增无减,在嫂子斜躺着的姿势上时,显得更加饱满圆润。

 

好......哦......嫂子突然浑身一紧,仿佛不舒服是的,她还忍不住的小声喘息:阿正,多喝点。

 

努力喝了很久,我终于解决了。

 

你看看你。就不能好好看一下方向。

 

嫂子看了看我的嘴边。她用手指头抹掉,然后仔细的擦在我的嘴唇上。

 

我看不见嘛!

 

我恬不知耻的为自己找着理由。还好这眼睛还没有完全恢复,我要装作一个盲人,很容易。

 

也是,你看不见, 你看不见。

 

嫂子听着我的话,似乎放下了一个很大的心理包袱。她让我起开身,舒服的躺在床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继续啊,呆子。嫂子还很不舒服。嫂子低声的说。

 

我赶紧点头答应。

 

嫂子的奶汁实在是太多了,很容易就在那里这里堆积,造成输乳管堵塞。

 

女人的乳腺导管细弱如丝,我听叶紫说过,如果手法不当,暴力揉搓导致堵塞发炎,女人会生不如死。

 

所以我如此的轻柔,以至于嫂子长长的睫毛都在微微颤抖,她的小腹处一阵一阵的震颤,

 

嫂子的脸越发红晕,那娇艳的媚态尽情的展露。就跟刚刚一样,我突然不想帮嫂子那么快的打开通往快乐的大门。我想看嫂子在床上左右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