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核肿胀无法闭合腰用力地向她身体最深处撞去

“喔……我的天呀,爸,我、我不行了………喔…………”

小娜的声,更加使我疯狂。

我轻声说:“小娜,来!把翘高一点。”

这时候,小娜像一个听话的小女孩,乖乖的用两手按著床边,弯著腰身,翘起,把两腿左右分开。

我一只手紧握住小娜丰满的双峰,一只手扶著小娜的臀部,又一次开始了更加疯狂的。

随着速度的加快,小娜流露出类似哭泣的欢愉叫声。

我清楚的感觉到在我巨大巨蟒的贯穿之下,小娜的快感又跟著迅速膨胀,加上全是汗水的双峰被我不时的揉搓,小娜全身僵硬的向后挺起。

我从巨蟒感受到小娜已达到了。

小娜的连续的痉挛著,粘液一股又一股喷烫著我的蘑菇头,润滑著我的巨蟒,溢出小娜的薄唇,浸湿了我们的毛发,顺着小娜的颗粒滴落在地板上。

小娜被我上下一起进攻著,揉弄著,那快感贯穿了她的全身。

小娜的逐渐升高,我的巨蟒早已与小娜的甬道溶为一体,小娜的薄唇紧紧的咬著我巨蟒的根子,我的蘑菇头深深的插入小娜的深处,每一次抽出,都揪心扯肺;每一次插入,都连根带梢直插小娜的深处。小娜的薄唇也随着我的巨蟒的进进出出而一张一合,一松一紧的翻进翻出……

粗野、疯狂、持久的父女恩爱渐渐推向颠峰!

我的巨蟒愈加坚硬,愈加涨大,愈加粗壮,抽动更加有力,插入更加勇猛。

越抽越长,越插越深;幅度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

小娜的腰肢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小娜的翘得越来越突出;小娜的甬道也随之急速收缩,把我的巨蟒越吸越紧,薄唇也被摩擦得愈加红肿,愈加敏感;小娜的粘液也越流越多……

小娜的再次起了一阵痉挛,不由自主的向上挺,迎接着我的。

我的巨蟒不断地刺激她最敏锐的地带,我的小腹早已沾满了小娜的粘液,小娜已经完全的坠入贪婪的深渊。

我的巨蟒每一次向下插入,小娜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每一次向上抽出,小娜就缩紧双腿期望吸住我的巨蟒。

小娜两只手更加无法克制的紧抓我的头发,两脚用力蹬住床板,一头乱发左右摆动着,整个身躯像一条垂死的蛇一样扭曲著、缠绕着。

“喔……我…不行了…爸…快…痒死我了……”

我旺盛的性欲达到了绝顶的,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猛,一下比一下重……

抽啊!插啊!我的喘息越来越沉重,小娜的越来越急促。喘息声、声、伴著我的小腹撞击小娜的啪啪声和巨蟒进出甬道的粘连声,交汇成一曲父女的乐章。

我走下床,站在床踏板上。松开小娜的腰,我用手抱住小娜的调整了一下角度。为了让小娜的花蕊更加突出,以便我更深入、更猛烈的插入,我将小娜的双腿高高抬起架在肩头上。

紧接着,我猛的向前一纵,又开始了更加疯狂、更加有力的冲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