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梯太大了要撑坏了h,按着她的腰强行坐下去np

隔壁果园方向突然传来了一阵大喊声,在这空旷的大山里面,声音显得很大,震耳欲聋,回声不断。

“芸芸?”耿昊再次皱起了眉头,随之暗自的接连惊呼,“芸芸?难道是……秦芳芸?我媳妇秦芳菲她三叔家的堂妹!我那便宜的叔伯小姨子!她不是在省城卫校么?”

“芸芸,芸芸,秦芳芸,你这个死丫头又死哪去了?刚回家就乱跑!”

“娘,我就出来方便下,至于么?喊的跟鬼哭狼嚎似的?再这样我可不来果园陪你!”

随着她们娘俩这么的一唱一和,最终证实了耿昊刚刚的猜测不错。

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这,这接下来该咋办呢?

不该看的也看了,不该录的也录了,反正也是自己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嘛,现在打退堂鼓那也晚喽……自我安慰一番找了些理由,耿昊秉着呼吸继续偷偷录着视频!

秦芳芸嘘嘘结束懒洋洋的放下黑色裙摆,直接扭腰摆臀的走出了那片绿油油的茅草地,那小腰扭的简直死个人。她这人简直太豪放了吧,穿裙子竟然不穿小内内?果然不愧是卫校小女生。

耿昊惊呆了!小女生嘘嘘还录了视频毕竟做贼心虚,哪里还顾得上查看视频,静等秦芳芸走后他就慌里慌张的下了树,一路小跑返回临时住所——破窑洞!

“啧啧啧,这小身材,啧啧啧,这小身段,芸芸这丫头身子真白呀!唉,可惜呀可惜,关键部位被茅草和树叶挡住!嘿嘿,还别说,就这样隐隐约约的更。啧——”

躲在窑洞炕上秉着呼吸观看视频,激动的耿昊连番的赞叹,身体早就有了反应,接连看了好几遍都不觉得过瘾,唯独遗憾的就是看不清正面,不知人长的啥模样。

身材诱人,声音好听,芸芸又是秦芳菲的堂妹,估计长的也差不到哪里去。

越看视频越激动,此时也更想女人,恨不得马上就回家强了他媳妇秦芳菲!

秦芳菲个高貌美大长腿,笑起来甜美可人,去年她刚被提拔成村长,并且还是当地镇里最年轻唯一的一个美女村长,整个人高傲的像天鹅,耿昊做梦都想睡了她!

就在他心急火燎准备提前回家的时候,猛然想起自己是秦家上门女婿身份,随即打消了这种非常不切实际的疯狂念头,刚刚看小视频的满腔激.情也随之烟消云散。

他和秦芳菲结婚快两年了,他从未碰过人家,不是他不想而是人家不准。作为一个男人他感觉自己很悲哀,但是他没办法,谁让她家族大呢,叔伯兄弟十几个惹不起!

两人生活同在一个屋檐下,吃住都在一起,按说机会很多,也许是男人自尊心在作祟,又或许他想感化秦芳菲,不知不觉两年间两人一直都相安无事。

秦家在大槐山承包了三十多亩果园,耿昊他又是省农专大学生,正好在野槐沟有了大显身手的机会,总不至于跟其他村民一样,天南地北的外出打工。

话说在秦芳菲没有怀孕之前,估计他就是想外出打工那也是奢望,秦家家境富裕在十里八村都排的上号,再说了他毕竟是秦家的上门女婿,拥有为秦家传宗接枝散叶的重任。

就在这时,窑洞外面传来一阵清脆而熟悉的女子招呼声,顿时打断了他的思绪。

“二姐夫,二姐夫,二姐……”

这声音他非常熟悉,正是马寡妇的小女儿秦芳芸,他刚录激.情小视频的女主角。

“我晕,她咋啦来了?”耿昊惊恐万分的瞪大了双眼,惶恐不安的喃喃自语,“难道,难道被她发现我……她前来找我兴师问罪不成?”

“不!这绝不可能!”短短片刻之后,他非常坚决的摇了摇头。

刚刚还在看人家的小视频,现在真人反而上了门,这让耿昊很尴尬。

与此同时他心情很是复杂,惶恐不安的同时,情绪非常激动,迫切的想看看这位豪放小姨子究竟漂亮不漂亮,内心充满了深深的期待呀!

“二姐夫!”秦芳芸边说边来到了窑洞门外,马上就要敲门了。

“嗯?”耿昊稍微迟疑了一下,口干舌燥的颤声询问,“谁?谁在喊我?”

“二姐夫,我是芸芸,秦芳芸!菲菲姐的堂妹!”秦芳芸极力解释着。

听着芸芸说话的声音,耿昊心里美极了,简直跟吃了蜜似的,脸上落出了灿烂的微笑,脑海里面随之又浮现出她在小视频里的精彩表现,整个人陶醉的很。

窑洞里面再次没了回应,当即把秦芳芸气坏了,气得她口无遮拦的嚷嚷了起来。

“二姐夫!你又不是什么大姑娘家家的,你这破窑洞的门,咋就这么的难进呢?”

秦芳芸她这一嚷不要紧,直接打破了她在耿昊心中原本的好印象,同时也把他本人吓的不轻,手脚忙乱的收拾杂乱万分的炕头,这才大声应和着前去开木门迎客!

“二姐夫,你在收拾东西?”秦芳芸试探性的问了句,随之接连的惊呼不已,“难道?难道你果真在窑洞里面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此时耿昊刚刚慌里慌张的来到门口,听到她这番话整个人瞬间石化,摊上这么一个豪放叔伯小姨子,真不知是他这个做上门女婿的幸运,还是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