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爱过你,不留空欢喜

默默喜欢一个人,究竟是怎样的感受?就像普希金这首《我曾经爱过你》里面所说的那样: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从少女情怀开始,无数次这样惦记、挂念、在意过的某个人的一举一动,到最后独自品尝着“不得,我命”的悲伤,但依然感激,这轰轰烈烈的曾经,不是一场空欢喜。

喜欢他的时候我17岁,他比我小一岁,却是班里的班长。我们在入学军训的时候就一起主持了迎新晚会,我佩服他记忆力之强,他感叹我应变力之快。彼此是有过一点好感的,那又怎么样呢,他大大方方地承认他有女朋友。

我于是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我比你大,你得叫我姐。他是男神级人物,我害怕我得不到他,我想只要我能以“亲人”或者“朋友”的身份在他身边就好了。

高中三年,我们一起做了无数事。比如一起主持班会,一起出黑板报,一起组织郊游……他的组织能力很强,也如我所料,是一个花少,身边的女孩子来来去去,比换衣服还勤快。唯一稳稳在他身边不动的,是我。

他是我象牙塔岁月最美好的存在,也是最后一站兢兢业业的收尾,只是留给了我,一个空空荡荡的曾经。

他是我的大学老师,儒雅温柔,配着金丝边眼镜。我也忘记了他到底哪个细节征服了我,可能是他整洁干净的着装,可能是他漂亮清晰的板书,也可能是他自信流畅的侃侃而谈。

我知道他是老师,我和他的距离,除了一个不敢挑明的暗恋,还有一层道德范围下的“师生关系”,不想让他有任何麻烦,我只能选择,不告诉他。

唯一的一次和他单独相处,我带了一盒松露巧克力,借着请教问题的由头,去了他的办公室。我想聪明如他,一定猜出了我的小心思,他回答了我的问题,却拒绝了我的巧克力。

结束教学的那年拿了一本本子让他签名,他写下的一律是“和高兴认识你和你的同学们/很遗憾刚认识就要与你和你的同学们分开”这样的句子。我想他又一次睿智的划清了我和他的界限。

我是千琼皎皎,我的名字来自《唐诗宋词300首》中的好口彩:千山万水,琼楼玉宇,小花朵朵。已过而立,喜欢码字,略有才华的沪上天蝎女一枚。从业经历丰富,涉及日企美资的hr,建筑行业的翻译,国际学校老师,目前自由职业,负责沪上不同年龄段老外的中文培训。毕业于国际商务英语专业的我,却到“隔壁老王家”找活干,力求跨界发展,在中文老师中说英文最好,英文老师里写作最棒,职业写手里最会教中文。如果说英语是我谋生的工具,中文则是我赖以生存的骨血,生命不息,笔辍不止。喜欢用治愈系的文字来抚平每一个内心经历过千山万水的读者的波涛汹涌。希望有一天,你因为喜欢我的文字,生活多了一点点温暖,希望这个世界因为有了我的存在,增加了一点点光芒。我是千琼皎皎,寻找同样热爱文字的你。我来了,你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