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一过完,你应该就不孤独了

妈妈是哪一天走的,葡萄不记得了,但那天落满院子的红桂花,常常在梦里变成白色,妈妈的红眼睛也变成了黑色,她有时候很想问问别人:你的梦是彩色的吗?但大多数人,在熟到可以问这个问题之前,就不见了。

所以梁一是哪一天来的,葡萄记得很清楚。10月23号,还有一周就不再是十月了,还有,那天也是葡萄的生日。

葡萄摇摇头,又点点头。看到梁一满脸问号,她露出一小点嘴巴:“今天我生日,所以不太想闻桂花的味道。”

梁一点点头,又摇摇头,把盒子再举高些,一脸抱歉:“对不起哦,过了今天,你要尝尝我做的桂花糕吗?”

倒不是因为饿,主要是桂花的味道太熟悉又太陌生,舌头好奇得不得了。梁一以为她喜欢吃,连着给她送了五天桂花糕。

第六天的时候,葡萄加班,领座大胡子设计师接起电话,温柔得像个小男孩,葡萄竖起耳朵听到甜甜的女孩子声音,心里突然想起梁一。

从来波澜不惊的人,不知哪天悄悄学会了羡慕这种情绪。大概都怪梁一吧,让她突然觉得有人一起吃饭是件愉快的事。

梁一像关了一天的小动物看见门开了一样跑过来:“吃过晚饭了吗?”,葡萄好像被惊醒:“你在等我吗?”。

葡萄加快了频率赶上梁一的长腿,梁一手上的温度一点点传递给她,如果真的这么暖和,那还躲什么呢?

可是妈妈没有说,葡萄也有酸的,这是葡萄后来自己发现的,妈妈拖着箱子在秋天走了不再回来,这也是葡萄后来自己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