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来无期

“好啦,但是又有点感冒了。不过过两天妈妈就回家了。我们领班对老板撒了谎,本来还没放假的,但是他就跟老板说我生病了,不能来上班了,这样我就可以偷偷回家啦!”

阿英噗呲一笑,想着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的妈妈正在一本正经的纠正别人的普通话,不禁感叹妈妈的学习能力真强。

还记得阿英还在读中学的时候,妈妈还没有出去打工。妈妈就经常拿着一些感冒药来问阿英上面的字怎么读。

妈妈一边重复着一边用手搓着盒子上的那几个黑体字,仿佛这样搓着就能搓到脑海里,搓着就能让那几个字认识她。

阿英老是笑妈妈,而妈妈也知道没有文化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所以对阿英的学习特别上心。要中考那段时间,妈妈就从没让阿英干过农活,还做好饭等阿英放学回来吃,每一顿必不可少的就是豆腐。炸的,蒸的,煮的,炒的,变着花样的做。因为阿英说过,吃豆腐会增强记忆力。

“领班人可好了,在我生病的那段时间啊,他都让我请假呢!有一次他过生日,他就买了猪脚回来炖,还放了各种枸杞啊,花生啊,大枣啊,炖好了就招呼我们大家一起吃。他还一直叫我,大嫂啊,大嫂!快点过来吃,这个对咳嗽有好处,吃了你咳嗽就好了!我喝了两大碗,第二天果然感觉好多啦!还有一次,我在清理建筑垃圾的时候,他就跑过来,说,大嫂啊,吃鹌鹑蛋!我刚刚去外面的时候买的。

他就说,哎呀,什么钱不钱的,这不多。然后他就让我用围裙兜着,我兜的时候蛋还热着呐,我就一边干活一边剥着吃。”

阿英想起弟弟给她发微信的那个晚上,他说,姐,给妈打个电话吧,妈生病了。阿英立马给妈妈打电话过去。

阿英觉得很亏欠,出了国对父母来说就像人间蒸发一样,他们不知道网络,不知道怎么用微信电话,用着最古老的按键手机,等待着屏幕上能跳跃出熟悉的号码。

妈妈得了重感冒,又在建筑工地上干活,清理建筑垃圾,工作环境很不好,整个人一天都泡在灰尘里。年纪大的她身体有些吃不消,发烧加内热,咳嗽痰里咳出血来。

妈妈慌了,想着可能出了什么事。可是东莞离家几千公里,她又不识字,自己又不能回来,只能等一起同去的叔叔婶婶带着才能回家。

阿英想,妈妈是什么时候变老的呢,以前阿英还在县里念高中的时候,妈妈对外面有一颗好奇的心。她不识字,只能到县城里的宾馆给人家打扫。一个月五百块,妈妈干得勤勤恳恳,就像干自家的活。很多人都说妈妈傻,妈妈说,她只想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到最好。

现在,妈妈依然保持着她那股“傻劲儿!”她跟阿英说,她生病的那几天,耳朵就像聋了一样听不见。有一天她就一直干一直干,干到天黑了,才发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了。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吃好饭了。婶婶就骂,你是不是傻啊。妈妈什么都没说。

“阿明也说想我,一天给我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呢!你三婶要进新房了,要妈妈回去帮忙。有一天三婶叫人吃饭,阿江就说,大伯喝醉了,两条腿撑在床上老长老长。”

“阿江可皮啦,我打电话给爸,他说阿江是个老乱,家里的冰箱,饮水机,热水壶都让他给弄坏了,还用彩色笔在墙上乱涂乱画。家里的房子债都没还完呢,就变旧房子啦。他姐姐阿春一样的,都是念中学的人啦,一点都不懂事,老是骗说肚子疼,要钱去医院打针。现在和她经常一起约着去医院的小姑娘,都怀孕啦,才十五岁。

阿英思绪飘回很多年前,阿明还在读幼儿园的时候,阿明紧紧抓住妈妈的裤脚哭着说,妈妈,你等阿明上完一年级,你再走好不好,那时候阿明就长大了。

阿英很庆幸,妈妈最后还是选择留下,没有和他们一样选择在自己年轻气盛的时候出远门打工,虽然父亲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缺席,但他们至少能在母爱的包裹下长大。至少在他们懵懂又叛逆的时期,妈妈给了他们无限的包容,指引着他们不走偏路。

阿英抹着眼泪,想着之前最常说的一句话便是,妈妈等我有钱了,我要带你去坐飞机,出去旅游。而妈妈总是说,好啊。

妈妈不再问阿英春节放不放假了,只是说,阿英,妈妈两年都没有见你了。每次听到这句话,阿英都会哭。阿英知道,梦想和家庭就像一个天平,无论她走向哪一边,另一边都会倾斜。阿英固执着坚持着自己的梦想,却又心系着家人。

有时候,阿英想,自己是不是太自私,爸爸眼睛不好,家庭重担全落在妈妈的身上,她用她并不宽阔的肩膀扛起了整个家。阿英出来工作了,能帮到家里的力量也是微乎其微。

奶奶说,英啊,去年你妈妈回来过年的时候,整个人又瘦又黑,身体都垮了。她在外面苦啊,还有好多人说,阿英在国外肯定不会回来了,以后再嫁在国外,找个外国人就永远不会回来了。你妈妈一听到有人这样说就会哭。

阿英记得三月份回家的时候,八十几的奶奶变得弱不经风,她带阿英去赶集,慢吞吞的走在阿英的后面,阿英觉得,奶奶真的老了,可是自己感觉却还没有长大。奶奶很早就为阿英的婚姻大事操心,总说,咱不能找太有钱的,心地善良就可以了,他要对你好,对妈好。要是以后奶奶能活到看到你结婚,在你未来的家里住上一段时间,奶奶就满足了。